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

去婚育化:向功利主義婚姻説不

2021-01-18 09:04
來源:半月談網

(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)

半月談記者

在常規親密關係中,男女雙方從相知相戀到相愛相守,共同面對悲喜、承擔責任。如今,這種傳統婚戀敍事越來越無法打動一些年輕人。戀愛類網絡遊戲、“付費陪聊”“虛擬戀人”等網絡情感產品的迅速興起,給親密關係找到了一種“捷徑”——通過每個月付出少量金錢,就能獲得來自網絡不特定人的陪伴和慰藉。

這種更“省心、省力、省錢”的關係,折射出當下部分年輕男女的“去婚育化”傾向。傳統婚姻制度面臨的矛盾,也在網絡語境中被不斷放大。

從戀愛遊戲到“紙性戀”

虛擬情感產品折射“去婚育化”傾向

“戀愛不是遊戲,但偏偏有戀愛遊戲。如果你水平夠高的話,可以來一段轟轟烈烈的網戀。”這是一位網友對某款戀愛養成遊戲的評價。

作為網絡遊戲的一種題材,戀愛類遊戲正成為不少宅男宅女的心頭好。玩家控制一名虛擬人物,並在其中體驗一段虛擬的愛情故事。與戀愛類網絡遊戲類似,“付費陪聊”“虛擬戀人”同樣讓不少年輕網友痴迷。相關的內容在抖音等社交平台出現,獲得大量網民的轉評贊。“虛擬男友”話題還曾登上微博熱搜榜,引發熱議。

網絡情感產品的迅速興起,給親密關係找到了一種“捷徑”。據不完全統計,這類服務超八成購買者都是女性。相比男性,女性對高頻溝通、互動的需求更為迫切。

24歲的女性網友“止風”説,自己點“付費陪聊”服務,並不是為了追求戀愛的感覺,而是尋找一個傾瀉情緒和負能量的出口。網友“瑤瑤不吃糖”在現實生活中難以找到條件合適的男友。“男生如果沒房子,家裏會不同意,我自己也不願意和一個男生共同揹負沉重的房貸,即使有感情也免不了分手的結局。”她説,“但又確實需要人關心,找虛擬男友,既能享受到戀愛的感覺,又沒有負罪感,因為雙方都知道戀愛是假的。”

男性則更傾向於有一個美好的承載感情的形象,對溝通互動需求有限。有高校教師觀察到,學生中存在個別“紙性戀”,喜歡紙片人,類似手辦人偶一樣,賦予擬人化的情感投射。這個羣體中,男生比女生多。

成本高、風險高、收益低

傳統婚姻制度走向何方

在結婚、離婚成本逐年走高的背景下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對婚姻缺乏期待,而近些年關於兩性關係的負面輿論,更加重了不少年輕人進入親密關係的顧慮。

傳統婚姻制度的情感收益不斷下降,難以滿足年輕一代的需求。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史向梅認為,就目前趨勢看,整個社會的生育率在下行,年輕人恐婚明顯。“處於婚育年齡的人當中,獨生子女比較多。他們從小得到的呵護多,習慣性地覺得自己應該一直被呵護,沒有做好組織家庭、孕育子女的心理準備,加之生育成本、撫養成本越來越高,經濟壓力影響了他們對婚姻的信心。”

消費主義的影響,通過互聯網不斷被放大,婚戀時間、金錢成本持續攀升。浙江省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特聘專家陸琪説,從他接到的諮詢案例來看,有相當比例的婚齡男女完全沉浸在遊戲的圈子裏,對現實中的婚戀和社交都不感興趣。“現階段出現了一個明確的社會現象——戀愛程式化。各種社會化媒體和廣告不斷告訴你愛情是什麼樣子、你要為對方做什麼,戀愛越來越複雜。戀愛成本過高,導致一些年輕人,尤其是男性,徹底放棄了擇偶這件事,對愛情的需求沒有那麼強烈了。”

95後、00後對虛擬與現實的邊界感更加模糊。雨時花心理工作室心理諮詢師關雨桐認為,人際關係是補充心理能量的一個重要來源。與陌陌、漂流瓶等陌生人社交平台類似,“虛擬戀愛”提供了情感出口,可以滿足95後、00後對人際交往和傾訴的需求。在她的從業經歷中,不少年輕人模糊了虛擬社交和現實社交的區別,更善於通過電子產品、遊戲進行表達。而當他們真正走進現實社交時,往往會感受到強烈的阻礙與困擾,這造成不少年輕人社交能力較弱、普遍感覺孤獨。年輕羣體中抑鬱症高發,與缺乏真實人際交往造成的孤獨感密不可分。

另外,近年網上多見因情感糾葛,女性誣告男性“強姦”、男性以殘忍方式殺害妻子或女友,這類案件對公眾的負面影響不可小覷,加重了青年對婚戀的恐懼心理。重慶一名律師分析:“一方面,類似重慶羅冠軍這樣的案件,會讓一些男性對與異性交往顧慮重重。另一方面,針對婚內刑事犯罪、家庭暴力受害人的保護措施落實不足,讓一些女性對進入婚姻關係產生恐懼。同時,新婚姻法出台後,婚內個人財產劃分更加明晰,有人覺得婚姻關係變得更傾向於情感束縛,而非經濟保障。”

“傳宗接代”“結婚生子”?

傳統價值敍事無力打動年輕人

開放、包容的社會氛圍,讓年輕人有機會遵從自己的內心,“去婚育化”折射出社會進步的一面。“在過去相當長的時間內,個體會主動順應社會主流,到婚齡就步入婚姻殿堂。現在比較開放,社會包容度高,年輕人不結婚面對的社會壓力比過去小。”史向梅説。

在親密關係多元選擇的大背景下,單一的“傳宗接代”“結婚生子”等傳統價值敍事,已很難打動現在的年輕人。對此,應開設相關課程,提高人與人親密相處的能力,降低對婚戀的過高期待或過低預計,讓婚戀迴歸相依相守的“初心”。

藉助社會研究機構的力量,培養專業教師團隊。“現在很多大學老師連自己的婚戀關係都搞不定。”陸琪説,“真正需要的,不是教戀愛技巧,而是要樹立正確的愛情觀。目前,有專家正在設計這樣的課程,計劃針對大學生進行每週一次的網絡直播。”

在法治引導層面,應加強年輕人的性心理教育,明確交往邊界,尊重男女差異,避免因愛生恨、情難自控導致的過激行為。同時,重處婚內暴力等刑事犯罪,幫助女性擺脱“婚姻即牢籠”的心理恐懼。(採寫記者:張翅 許曉青 何曦悦 俞菀 謝佼 鄔慧穎)(刊於《半月談內部版》2021年第1期)

責任編輯:孔德明

熱門推薦